我的妈妈是典型的中国农村妇女,没有上过几天学,大字也不识几个。在20岁的时候因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给了我爸。

我爸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一辈子就只知道和他那一亩三分地打交道,根本就不管我们的读书及家里的大小事务。

所以妈妈一个人用她瘦小的肩膀为我们撑起了一片天。她自己不识字,吃了没有文化的亏,所以从我记事起,妈妈总是让我们好好学习,即使她再苦再累,也从来没有动过让我们辍学的念头。

但是妈妈有一个“缺点”,就是爱撒谎,从小到大,妈妈不知道对我们撒了多少次的慌。

小时候家里穷,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妈妈每次做好饭,都是先让年幼的我们先吃,然后她自己只是喝捞不出来几粒米的真正的稀饭。每次给她吃馒头,她都说自己已经在厨房吃过了,年幼的我无法看清母亲眼里一闪而过的悲凉,只顾着自己吃饱。

有一次,吃完饭我在院子里玩沙包,沙包掉进厨房,我跑进去捡,才发现妈妈正在啃着又硬又冷的玉米面和野菜混合蒸的窝窝头。

这是我的妈妈撒的第一个慌,她并没有吃饭,她也不是不饿,只是她把仅有的一点白面馒头都留给了我们。

我上大学时,学费助学贷款贷了,生活费有时也会兼职,再加上奖学金,省一省也足以支撑一个人的生活。每次打电话回去,妈妈总是很大方的说,学习要紧,你不要再去打工了,妈有钱,能供的起你。

每次回去,离家的时候她都会给我塞几百块钱,里面最大的面额是10块,其他都是五块一块的零币,我知道,这几百块钱可能是母亲喂了几十只兔子,割了上百斤猪草换来的。

这是妈妈撒的第二个慌,她并没有钱,她不识字,她的每一分钱都是她用一双满是裂口的手从土里刨出来的,从牙缝里省出来的。

终于熬到我们毕业工作了,本以为可以慢慢好起来,可是由于年轻时候忍饥挨饿,又过度操劳,妈妈患上了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经常整夜整夜的疼的睡不着觉。

过年回去说带她去医院检查一下,她固执的说不疼,死活不去医院。我知道她只是心疼我们在外打拼不容易,想给我们省着买房子买车子。

这是妈妈撒的第三个慌,她不是不疼,只是比起疼,她更心疼钱。可是她不知道,如果没有妈妈,再大的房子也不算是家了,再快的车子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工作后,不好请假,每逢节假日,总想着回家去看看,可是每次打电话回去,妈妈都说,你不用回来了,好不容易放个假,你好好休息,我跟你爸在家挺好的,你老是回来,都烦你了。

可是儿行千里母担忧,妈妈从来都没有烦过,每天看电视都是看我们在的城市的天气预报,是否降温了,是否有什么事件,然后及时的打电话提醒我加衣,提醒我回家注意安全。

我知道妈妈又在撒谎了,因为每次回去她总是提前做好各种我们喜欢吃的,爸爸说,她提前一周就开始准备这准备那,到放假前一天晚上,她开心的睡不着,看电视看到半夜。

从小到大,妈妈撒了无数个慌,她撒谎的技术并不高明,每一个谎言都是漏洞百出,可我从来都不曾揭穿她,因为我知道妈妈的谎言里藏着的是对我们深深的爱。

活动传送门

作者:夏小半的江湖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e7b53948da88
來源:简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aptcha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