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娟跟于飞离婚了,是杜娟提出来的!

高中同学群里有人发了一条消息,原本沉寂已久的群,突然热闹起来,大家开始七嘴八舌的问东问西,在这个薄情的时代,大家似乎对别人的不幸格外的关心和感兴趣,也许只是为了证明有人比自己更惨。

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杜娟爱于飞,胜过爱自己,在当年那个小城的两所高中里几乎人尽皆知。

杜娟爱了于飞12年,从十六岁到二十八岁,一个女孩子最好的十年,俩人结婚是杜娟求的婚。于飞答应和杜娟结婚的时候,杜娟在高中群里连发了1000块钱红包,跟大家分享她的喜悦。

现在结婚一周就离婚了,而且离婚是杜娟提出来的,这个消息无疑勾起了大家强烈的八卦情绪,到晚上,差不多两人离婚的原因也传遍了整个高中同学圈。

杜娟和于飞是初中同学,初中的时候杜娟就喜欢于飞,情窦初开的年纪,喜欢也都是默默藏在心里的。

但是世界上有三样东西是藏不住的,咳嗽、贫穷和爱,所以杜娟的喜欢也没有藏得住,很快,同学们都知道杜娟喜欢于飞。

但是于飞好像对杜娟并没有什么想法,每天只是酷酷的和他那些哥们打球嬉戏,从来不多看杜娟一眼。

中考就在杜娟的单相思中如期而至,杜娟盼着和于飞分到一个学校一个班级,然而命运总是喜欢捉弄人,杜娟分到了第二高中,而于飞则分到了第一高中,俩人在这座小城市的两端,一个欢喜一个失落。

高一在突然增大的学习负担及对新生活的好奇和适应中飞快的过完了。

杜娟依然喜欢着于飞,而于飞在新的环境中也每天都是学习打球,和初中生活并没有什么两样。

高一的暑假,相比往年好像更为炎热,路上的尘土都是烫的,除了三三两两的流浪狗以外,并没有什么人。

杜娟每天都假装在门口的大树下看书乘凉,其实眼睛总是时不时的瞄一眼不远处的路口,希望于飞会突然出现在那个路口。

杜娟家在镇子上,去镇上必经的路口就在杜娟家不远处,而于飞有时候会去镇上帮家里卖自家种的西瓜。自从知道于飞会去镇上卖西瓜后,杜娟就每天都坐在家门口的大树下守着,即使热的汗流浃背也不愿意回屋凉着。

杜娟和于飞都不知道,即将到来的新学期,几乎改变了两个人一生的命运。

新学期文理分科,杜娟选择了文科,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分到了文科一班;而于飞毫无悬念的选择了理科,只是因为发挥有点失常,分到了理科四班,俩人依然隔着大半个县城。

新学期第一天,老师按照上学期的期末考试成绩排座位。当听到“柏荷”时,于飞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他一开始只是想看下叫这个名字的是怎么的女生,但是就是这一眼,于飞的命运偏离了原来预先设好的轨道。

柏荷被安排坐在于飞的左前排,中间隔着一个过道,刚好可以完整的看到柏荷的侧脸。那时候的男生,喜欢一个女生的方式比较特别,就是使劲的欺负她,于飞也不能免俗。

于飞每天上课差不多都是用右手撑着头,痴痴扥看着柏荷的侧脸,看她听课时认真的样子,看她回答问题自信的样子,看到上课打瞌睡时可爱的样子,看她上课偷偷看小说时紧张的样子,甚至她上课睡觉时流口水的样子……

于飞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想着法的吸引柏荷的注意,上课的时候偷偷用纸团砸她,拽她的头发,抢她的小说,她写字时晃动她的笔杆,他喜欢看她生气时脸通红的样子,他觉得愈发可爱。

于飞喜欢柏荷,他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于是他给他的初中玩的好的兄弟都说柏荷是她女朋友,自然杜娟也知道了。

杜娟偷偷的来到一中,她站在楼下的树荫里,看到站在楼道看风景的柏荷,初春温暖的阳光洒在她身上,看着无限美好,杜娟觉得自己的心脏漏跳了一拍,多年后的杜娟才知道这漏掉的一拍到底是什么。

杜娟从小成绩优异,个性好强,回去的路上,她发誓,一定要赢了柏荷,嫁给于飞。后来的后来,她都不知道她是因为真的爱于飞,还是因为柏荷的存在。

自从见过柏荷后,杜娟对于飞开启了疯狂的追求模式,那会大家都住在学校宿舍,每层楼只有2个座机,杜娟每天晚上十点五十准时给于飞打电话,因为她算准了宿舍十一点关门,十点五十于飞肯定回宿舍了,慢慢的于飞听到电话,直接就让接电话的人回复不在。

杜娟每周周六强行过来把于飞的脏衣服带回学校洗干净,周日下午再送回来,有时捎带着把于飞宿舍其他人的衣服也洗了,因为于飞宿舍其他人已经默认了杜娟这个嫂子,给杜娟通报于飞的行踪。

这样一坚持就是两年,这两年里,杜娟给于飞洗了2年的衣服,而于飞看了2年柏荷的侧脸。高考如期而至,柏荷和杜娟都如愿考上了省城的大学,而于飞却意料之中的落榜了,开始了复读的生活。

复读的生活枯燥又沉闷,于飞靠着记忆中柏荷的侧脸撑完了一年,考上了省城的另一所大学。这一年,杜娟每个月回家看于飞一次,虽然于飞对她依然高冷,但是她已经习惯了,总觉得总有一天他会嫁给于飞的。

考上大学的柏荷加入了学生会,各种社团,生活过的多姿多彩。

大学毕业时,于飞第三次向她表白,她再一次拒绝了,她不想伤害于飞,她懂于飞爱而不得的心酸,她又何尝不是,她爱一个人也爱了8年。

这次以后于飞再也没联系过她,直到去年,她看到同学群里杜娟晒出来的于飞答应她求婚的视频,才知道她俩已经在一起2年了。

前不久,柏荷收到于飞的结婚邀请,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去参加,她从心底里希望于飞过的幸福,这样她心理的内疚感能好一些。

杜娟这些年一直在于飞身边,于飞答应她求婚的时候她第一个想告诉的人其实是柏荷,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是胜利者的炫耀,亦或是其他什么。

但是她不知道以怎么的身份跟她说,毕竟她连她都不认识。所以她只能发到同学群里,希望她能看到。她也多次曾多次辗转打听柏荷的消息,了解她的生活,尤其是感情状态。

结婚的时候,她通过于飞的兄弟,侧面的劝说于飞邀请柏荷,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心理,她觉得自己的婚礼一定要柏荷参加,不然她这么多年的努力就白费了。

婚礼上,柏荷来了,远远的坐在舞台边上的一个桌上,和老同学谈笑风生,微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她轻轻的用手撩了一下,完美的侧脸露了出来,柏荷的心再一次的漏跳了一拍。

整个婚礼上,于飞全程面无表情,而杜鹃也心不在焉,时不时的看向柏荷的方向,她只盼着这婚礼早点结束。

她终于找到了当年心跳漏掉的那一拍,并不是因为于飞的突然出现,而是阳光下柏荷的美好的侧颜;多年后,她又找到了那种感觉。

结婚一周后,她提出了离婚,辞掉了工作,去找寻她心脏漏掉的那一拍了……

作者:夏小半的江湖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0bdeb8fac7d7
來源:简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aptcha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