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下一个男人病得要死,那间壁的一家唱着留声机;对面是弄孩子。

楼上有两人狂笑;还有打牌声。

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着她死去的母亲。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by 鲁迅

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但是作为孩子,并不会真的懂生活的艰难。每每看到母亲为了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情就动不动抹眼泪的时候,其实心理极其厌烦,总是认为母亲怎么那么悲观,哪有她说的那么难,其实还好啊,能吃饱穿暖还有书读,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后来长大后才知道,我们之所以认为生活并不艰难,也不能理解母亲的悲观,都是因为母亲替我们挡住了那些迎面而来的苦难,她用自己瘦弱的身躯挡住了下雨天屋顶漏下来的水;她用自己的自尊换来了我们读书的机会;她用自己的饿肚子换来了我们有饭吃,这些我们并不知情,天真的以为母亲和我们承受的一样,都是她自己太悲观了。

母亲没有什么文化,她还没出生的时候外公就去世了,后来第二个外公来之后,虽然兄弟姐妹几个可以吃饱饭,但是却也是在夹缝中求生存。舅舅姨妈都是小小年纪都去挣工分,干农活,落下了一身的疾病。我们常常笑话说他们姐妹三个胳膊腿都是向一个方向弯的,那是因为他们小时候在风里雨里为了喂猪喂牛,小小的身体就过早的被风寒侵入,每个人都是一身的风湿病。

后来母亲嫁给父亲,依然没能过上好日子,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一辈子都只能靠卖苦力养家糊口,在村里总是被欺负的对象。目前来了后为了我们不被欺负,逐渐变得强势起来,可是我们并不理解,认为母亲不讲理,给我们丢人了。

每当我们想要劝说母亲,不要为了那些小事伤神伤心,那些都没什么,目前总是说我们不理解她,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针没有扎到你们身上,你们是感觉不到疼的”。小时候总觉得母亲矫情,我们怎么会不理解呢,我们对她的难过感同身受啊。

长大后终于明白,原来目前早已经看透了,即使是心连心的母女,依然不能对对方的痛苦感同身受,我们不能理解她的悲观,她不能理解我们的疲惫。

我们时长安慰身边的朋友,你的痛苦我非常理解,可是真的理解吗?我们不过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说着一些无关痛痒的安慰的话,有时候并不是为了安慰对方,只是为了让自己不内疚。

作家刘亮程曾说过“落在一个人一生中的雪,我们并不能全部都看见,每个人都在自己的世界里,孤独的过冬”。

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什么感同身受,所以不要指望别人可以理解你的难过,指望别人可以帮你度过难熬的日子,每个人都要靠自己,去努力的奔跑,从黑暗中跑出来,只有靠自己,才不会失望。

作者:夏小半的江湖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e0d5c9cd7568
來源:简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aptcha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