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DDFC7EDD1880604260E45DEAB8520E9.jpg

小时候最喜欢过年,一到冬天,就知道离过年不远了,便掰着指头数日子。

过年意味着可以吃到很多平时吃不到的东西,比如糖果、包子、炒菜、肉肉……

过年也意味着可以喝到心心念念盼了一年的饮料,虽然一桶全家人分着喝,但是那味道长大以后再也没有喝过那么好喝的饮料了……

过年最开心的就是可以穿上母亲亲手纳的一双崭新的千层底布鞋。

你也许会说,一双布鞋有啥好稀罕的,平时相穿就可以穿啊!

但是对我来说不一样,小时候家里穷,父亲老实木讷,每天只知道在那一亩三分地里从早忙到晚。

对于我们上学的学费要从哪来?父亲是从来不会操心的。

记得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高中时期,那会住校,一个月回家一次拿生活费,200块钱。

周六回家,周天要返校,母亲生病了,家里没有一分钱,母亲让父母去借钱,而父亲从早晨去了地里,中午都没有回家吃饭,母亲带病起来从;邻居家借了200块钱给我,我去了县里上学。

后来听母亲说,下午四点多,父亲估摸着我应该已经走了,就回家吃饭来了。

说这个并不是想要贬低父亲,只是想说母亲真的很不容易。

一个人拉扯我们姐妹三长大,里里外外都要操心,她一年并没有多少的时间来做针线活。

平日里我们基本一双鞋子都要从春天穿到冬天,平时都要小心翼翼的护着,生怕磨坏了。

所以过年最开心的无疑就是可以穿上一年只有一双的新布鞋了。

有时候妈妈冬天要照顾家里的猪啊、兔啊、羊啊,忙得顾不上给我们做鞋。

到腊月三十晚上了,鞋子常常还差很多才能完成,我们总是陪着母亲在煤油等下,

眼巴巴的望着母亲手里的针线一收一缩,希望在次日早晨可以穿上新鞋子。

母亲总是会安慰我们,让我们早点睡,第二天一定会让我们穿上新的千层底。

我们抱着怀疑的态度不安的入睡,

而母亲继续在那昏黄的油灯下一针一线的为我们赶出年味。

母亲也从来没让我们失望过,

第二天早晨醒来,一睁眼就到处寻找新鞋子,

而总是在炕头看到崭新的鞋子整整齐齐的排列着,似乎在向我们拜年。

而母亲早已在厨房忙碌着简单而丰盛的年饭。

那时候,只顾着开心的试穿新鞋子,

却不曾想过目前到底熬到了多晚,只为了让我们能够在新年的早晨穿上一双新鞋。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早已不再穿那“土里土气”的布鞋,

目前也因为类风湿,手指严重变形,再也做不了针针线线细细密密的千层底,

但是那种刚做好的布鞋,穿着脚上的感觉却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穿了各种各样的好看的、不好看的、贵的、便宜的、高跟的、低跟的鞋子

到头来才发现:

最爱穿的鞋依然是妈妈纳的千层底

站得稳呐走得正踏踏实实闯天下

最爱穿的鞋依然是妈妈纳的千层底

站得稳呐走得正踏踏实实闯天下

最爱穿的鞋依然是妈妈纳的千层底

站得稳呐走得正踏踏实实闯天下


#羽西X简书 红蕴新生#。

活动传送门:https://www.jianshu.com/p/ee05f7eff678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aptcha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