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与六便士》| 满地都是六便士,他的眼里只有月亮

  夏小胖

追逐梦想就是追逐自己的厄运,在满地都是六便士的街上,他抬起头看到了月光。

你今年三十有余,在银行有一份稳定且待遇不错的工作,有房有车,家里有美丽的妻子和一双可爱的儿女。工作虽然并不是你喜欢的,但是也光鲜亮丽,足够你养家糊口。

现在如果让你放弃眼前拥有的这一切,从头开始去追去你的艺术梦想,你愿意吗?我想你是不愿意的,不止是你,我们身边的任何一个人可能都不愿意,毕竟这样的生活也许是很多人终其一生追寻的样子。

“这种生活模式给人以安详亲切之感。它使人想到一条平静的小河,蜿蜒流过绿茸茸的牧场,与郁郁的树荫交相掩映,直到最后泻入烟波浩渺的大海中。但是大海却总是那么平静,总是沉默无言、声色不动,你会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不安。也许这只是我自己的一种怪想法,我总觉得大多数人这样度过一生好像欠缺一点什么。我承认这种生活的社会价值,我也看到了它的井然有序的幸福,但是我的血液里却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渴望一种更狂放不羁的旅途。这种安详宁静的快乐好像有一种叫我惊惧不安的东西。我的心渴望一种更加惊险的生活。只要在我的生活中能有变迁–变迁和无法预见的刺激,我是准备踏上怪石嶙峋的山崖,奔赴暗礁满布的海难的。 ”

可是有这样一个人,在他40岁的时候,却毫不犹豫的放弃了证券交易所的工作,只留下一个“晚饭准备好了”的字条,便离开一起生活了17年的妻子和孩子,只身一人带着100块钱前往巴黎学画。

这个人便是毛姆笔下的《月亮与六便士》的主人公斯特里克兰德,他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从当下稳定的生活中突然抽身,抛弃妻子,只为去追寻他画画的梦想。在这之前,他只是在夜校学习过一年画画,并且都是涂鸦,毫无天赋可言。

他是可敬的,追逐梦想就是追逐自己的厄运,在满地都是六便士的街上,他抬起头看到了月光,从此一脚踏进命运安排好的深渊,无法抽身,用他的话说:“我必须画画,就像溺水的人必须挣扎”

每个人都有梦想,或者都曾经有过梦想,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的梦想渐渐变成了现实,从年少时期的作家、画家、科学家等变成了更贴近现实的月薪过万、有房有车。曾经关于文学,关于艺术的梦想都被我们藏起来了,我们不能舍弃自己现在拥有的一切,只身去追寻梦想,而且是一个看不到未来的梦想。

所以说斯特里克兰德是可敬的,他可以放弃拥有的稳定光鲜的工作,放弃妻子和可爱的儿女,放弃随着年龄增长社会附加给他的各种身份,从此以后他不在是儿子、丈夫、父亲、员工、公民,他只是自己,或者说他只是梦想的附属体,从此他只为画画而活,其他的一切都是他画画路上的障碍,他要清除一切障碍去画画。

“我们每个人生在世界上都是孤独的。每个人都被囚禁在一座铁塔里,只能靠一些符号同别人传达自己的思想;而这些符号并没有共同的价值,因此它们的意义是模糊的、不确定的。我们非常可怜地响把自己心中的财富传送给别人,但是他们却没有接受这些财富的能力。因此我们只能孤独地行走,尽管身体互相依傍却并不在一起,既不能了解别人也不能为别人所了解。我们好像住在异国的人,对于这个国家的语言懂得非常少,虽然我们有各种美妙的、深奥的事情要说,却只能局限于会话手册上那几句陈腐、平庸的话。我们的脑子里充满了各种思想,而我们能说的只补过是像“园丁的姑母有一把伞在屋子里”这类话。 ”

同时他又是可恨的。他自私到只为自己,不管妻子和儿女今后的生活是不是有保障,毫无征兆的突然从他们的生活中抽身离去,给他们留下措手不及的慌乱和无助的迷茫。他不仅自私,还无情无义,在他贫病交加,奄奄一息的时候,要不是朋友搭救,他也许早已命丧黄泉了,但是他非但不感恩,还勾引朋友的妻子并最终抛弃她,是他的朋友离家出走,妻子自尽而亡。这样的人用人渣形容一点也不足为过,无责任心,无情无义。

另外他也是可悲的,与其说是他选择了梦想,不如说是梦想选择了他,他没有别的选择,一路飞奔追寻着他的梦想,同时在在追寻着他的厄运,自从离家以后,他可以说是厄运连连,先是染上疾病,差点一命呜呼,后来又流落为码头工人;再后来自我放逐到太平洋的一个小岛上,身患麻风病,双目失明,死了之后,他的巅峰之作也让他妻子付之一炬。

“我认为有些人诞生在某一个地方可以说未得其所。机缘把他们随便抛掷到一个环境中,而他们却一直思念着一处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坐落在何处的家乡。在出生的地方他们好像是过客;从孩提时代就非常熟悉的浓荫郁郁的小巷,同小伙伴游戏其中的人烟稠密的街衢,对他们说来都不过是旅途中的一个宿站。这种人在自己亲友中可能终生落落寡合,在他们唯一熟悉的环境里也始终孑身独处。也许正是在本乡本土的这种陌生感才逼着他们远游异乡,寻找一处永恒定居的寓所。说不定在他们内心深处仍然隐伏着多少世代前祖先的习性和癖好,叫这些彷徨者再回到他们祖先在远古就已离开的土地。有时候一个人偶然到了一个地方,会神秘地感觉到这正是自己栖身之所,是他一直在寻找的家园。于是他就在这些从未寓目的景物里,从不相识的人群中定居下来,倒好像这里的一切都是他从小就熟稔的一样。他在这里终于找到了宁静。”

满地都是六便士,我们都既想要六便士,也想要月亮,但是往往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于是大部分的人选择了六便士,只是在生活的重压下,偶尔抬起头看一看月亮;但是也有极少的一部分人,无视满地的六便士,选择了追寻心中的月亮。

谁也无需嘲笑谁,谁也无需羡慕谁,得与失往往都是相伴存在,每一种选择都该承担对应的结果,无所谓对错,只求无愧于心就好。

作者:夏小半的江湖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bf9a137cdaa8
來源:简书

LEAVE A COMMENT

Captcha Code